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求職資訊>新聞關注>

戶籍制度下的人口流動,對中國大學生的起薪有什么影響?

時間:2019年06月03日 作者:知識分子 來源: 微信公眾號

編者按:

在當代人口遷移流動的時代大潮中,很多人都有異地求學、就業的經歷,也帶來了人口的流動紅利

趙夢瑤和胡揚最近關于中國大學生起薪的研究發現,無論是城市戶口,還是農村戶口,工作流動比教育流動產生的紅利更大,而因為戶籍制度的原因,和農村戶口學生相比,城市戶口出身的應屆畢業生獲得的流動紅利更多。

地理流動是否能帶來經濟收益?

從人力資本的角度來看,不論是教育流動還是工作流動,都是為最大化經濟收益而進行的一種人力投資。

知名人文地理學者Kaufmann,BergmanJoye2004)則對人力資本視角提出了批判。他們認為,流動不僅僅是獲取人力資本的手段,個體有能力進行地理流動本身就是一種資本。在他們看來,個體即使擁有相同的人力資本,仍然能從流動中獲取額外的經濟回報。

法國著名社會學家布迪厄(Bourdieu)的理論進一步推進了人們對流動紅利這一概念的理解。布迪厄將資本利益看作一種相對的關系建構:資本的產生取決于社會實踐(地理流動)能在多大程度上將慣習(habitus)匹配到適合的場域(field)。也就是說,通過選擇與自己技能和能力相匹配的學習、工作地點,個體能實現經濟回報的最大化,從而獲取流動紅利

那么,到異地求學及就業的地理流動對中國應屆本科畢業生首份工作的收入有什么影響?年輕人能否在流動中獲取額外的經濟收益?如果流動能為應屆畢業生帶來收入紅利,來自不同家庭社會背景的年輕人是否有同等的機會獲取流動紅利?

通過分析201020132015年全國大學生調查數據(見注1),我們探討了跨省流動對大學生起薪的影響。我們的樣本限定為已收到錄用通知的應屆本科畢業生,在去掉關鍵研究變量數據缺失的樣本后,最終的分析樣本包括5906名已找到工作的畢業生。

樣本按照是否進行過教育流動是否進行過工作流動分為了五組,分別是非流動者(既沒經歷教育流動,也沒經歷工作流動);后期流動者(僅僅進行了工作流動);學校停駐者(經歷教育流動并在高校所在地就業);回流者(經歷教育流動,并移回來源地就業)和繼續流動者(經歷教育流動,畢業后移至第三地就業),通過組間兩兩對比分別確定了教育流動工作流動效應。

01、教育流動和工作流動的分化

在中國,青年人的教育流動和工作流動由政府調控與市場兩股力量共同決定。改革開放后,高等教育與勞動力市場分化成了兩個不同的場域。

在高等教育方面,隨著經濟體制改革,高校管理從主要由中央部委管理到向地方分權。財政政策的變化加之各地區分化的經濟發展,導致了不同地區高校資源配置不均衡。據統計,59%的全國重點大學都分布在東部沿海地區(Yaoetal.2010)。這一不均衡的地理分布意味著,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機會,許多年輕人勢必要進行地理流動。此外,政府在高校錄取方面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作為標準化的全國性考試,高考是全國各高校進行招生錄取的重要衡量標準。盡管學生可以策略性地選擇教育流動的目的地(大學),但這往往是分數、志愿大學和志愿專業三者折中的結果。

就業市場則呈現出不同的場景。隨著畢業生分配政策的落幕,自主擇業機制的建立,大學生就業從供需對應向雙向選擇過渡。相比從前,年輕人更自主地駕馭著自己的就業選擇。如今,應屆生大學畢業后流動到各地求職就業已經相當普遍。

因此,從理論的角度分析,相比于受到統籌監管的高等教育場域,高校畢業生就業更為市場化和個體化。也就是說,在工作的選擇上,學生有更多的自由利用地理流動,尋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工作,從而讓工作帶來的經濟回報最大化;而在教育方面,流動的選擇則相對受限,選擇的自主性較低。因此,對于學生來說,工作流動產生的經濟紅利比教育流動更多。

事實也確實如此。

在控制了畢業生的基本人口學特征、家庭背景和學業、課外表現后,通過傾向值匹配,我們發現,不論是教育流動還是工作流動,都和經濟收入正向關,而且兩者的流動紅利存在差異——平均而言,教育流動能帶來12%流動紅利,工作流動則帶來14%的經濟紅利,即工作流動比教育流動產生的經濟紅利更多。

值得注意的是,教育流動帶來的經濟收益絕大部分是由各省工資水平差異造成的。這意味著,除去因地區經濟發展不均衡所導致的地區紅利外,相對非流動者來說,教育流動本身似乎并沒有帶來額外收益。

而在剔除就業省份經濟發展水平的因素之后,工作流動仍然有著不可忽視的經濟回報。在控制了就業省份后,我們發現不論是因工作產生的后期流動、回流、抑或是繼續流動,都帶來了5.8%~8.2%的經濟回報。

02流動紅利中的戶口影響

戶籍制度對中國社會分層產生了深遠影響。自1958年起,這一人口管理制度為實現計劃經濟配給制提供了勞動力保障。現如今,戶籍屬性(農村戶口或者城市戶口)和個體是否有權利獲得社會福利(比如社會、醫療、失業保險等)以及獲得福利的類型密切相關。戶籍制度是造成中國社會不平等的重要機制之一,也不可避免地對青年人的地理流動產生了極為重要的影響。

由于教育資源和工作機會往往集中在城市,城市戶口出身的年輕人有更大的自主空間來選擇是否流動,有時甚至并不需要流動就能享有豐富的資源。

但是對農村學生來說,流動往往是實現教育和非農就業的唯一渠道,所以進行地理流動幾乎是不得已的選擇。此外,和城市戶口的畢業生相比,農村戶口學生在工作機會、收入、升遷等方面都處于劣勢,且常常在工作中面臨歧視。

結果就是,這些劣勢和歧視可能會限制或者抵消農村戶口學生因流動而獲得的經濟收益,農村戶口出身的學生所獲得的流動紅利會少于城市戶口學生。

我們的研究驗證了這一推測。和農村戶口學生相比,城市戶口出身的應屆畢業生獲得的流動紅利更多。這一點在教育流動方面表現得尤為明顯——農村戶口出身的學生從教育流動中所獲無幾,而城市學生則獲得了高達9.9%的收益,城市學生的起薪遠高于農村戶口的學生。

不過,如前文所述,無論農村戶口學生,還是城市戶口學生都從工作流動中獲得了較高的經濟紅利。

于是,我們對畢業生起薪的研究再次指向了兩個基本的問題:如何讓學生尤其是農村戶口出身的學生在教育場域擁有更多的流動自由?如何推動高等教育資源的均衡地理分布?這可能是政策制定者需要考慮的。

 

1:全國大學生調查數據詳細介紹請見:https://ccss.applysquare.com/index

原文鏈接:

Zhao,M.,&Hu,Y.(2019).Migrationpremium?Theeconomicreturnstoyouthinter-provincemigrationinpost-reformChina.JournalofYouthStudies,1-19.

參考文獻:

Bourdieu,P.(1986).“TheFormsofCapital.”InHandbookofTheoryandResearchfortheSociologyofEducation,editedbyJohnG.Richardson,241-258.NewYork:Greenwood.

Kaufmann,V.,Bergman,M.M.,&Joye,D.(2004).Motility:mobilityascapital.Internationaljournalofurbanandregionalresearch,28(4),745-756.

Yao,S.,Wu,B.,Su,F.,&Wang,J.(2010).TheimpactofhighereducationexpansiononsocialjusticeinChina:Aspatialandinter-temporalanalysis.JournalofContemporaryChina,19(67),837-854.

作者簡介:

趙夢瑤,德國比勒費爾德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胡揚,英國蘭卡斯特大學社會學系講師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福彩中奖率